崇左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午夜人鱼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5:07:16 编辑:笔名

那一刹那的繁华震惊了我。  重复这话时妖精的语调中仍透露出兴奋。做为朋友,我能体会到一个女子在南方天空下独自打拼成功的成就感。现在已经少有人叫她妖精了,只有我们两个死党仍习惯这样叫她。我们觉得这种称呼能让我们三个人保持着一种斩不断的牵连。无形中也提醒着她即使现在风光,但曾经残酷的日子是多么的真实。  所以我们现在还叫她妖精。  妈的,我说过多少次,不要叫我妖精!我讨厌这个名字!妖精突然爆发,歇斯底里的吼叫声混着红酒杯重重落在玻璃桌上产生的高分贝把我吓了一跳。  空气死一般的沉寂,随即是妖狐分贝更高的声音:  靠!妖精就是妖精,你就是再有钱,就是当了女皇,也还是我眼中的妖精!  旁边的人都侧过头望向这边,妖精的脸色一下子惨白,仿佛瞬间被抽干了血液。我看看妖精,又看看妖狐,思维一片混乱。一切都超出了我的预料,我本能的嗫嗫着:都这么多年了,就不要吵了……。  哼,你就知道喝,喝,不是我们俩,你还在那个那个小发廊被那些民工骑,还会有今天阿良养你?!  妖狐的冷笑如同针直刺我的心脏。我的手不由自主的颤抖,嘴唇哆嗦着,脑里一片空白。  妖精的手搭上我的肩膀,及时安抚了我的失控。  干杯吧,今晚大家都喝多了。妖精举起了酒杯,声音里是萧索,眼角闪烁着晶莹……。  妖狐面无表情地举杯,轻轻碰了一下,一饮而尽,然后打开小坤包,从里面抽出几张老人头,“啪”的压在杯子底:今晚的酒我请!这样的酒我还请得起!  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她已经消失在楼梯口。  妖蝶,我们也走吧,今晚你陪我好不好?妖精的声音把我拉回现实。我回头,她正定定的看着我,眼神里一泓期盼。  我迟疑着。妖精不知什么时候加入了拉拉圈子,找过我几次,但那种感觉并不好,我始终有种罪恶感。  阿良不是回香港陪他老婆去了吗?你就陪我一次好不好?她的声音里是乞求,眼神近乎哀求,我不由自主点头。  披上睡衣,我坐在窗边,夜色中窗外的世界一如既往的喧嚣热闹。激情的余漾还在身体里游荡,我却想起了阿良。  一根烟递到我唇边,我叼上,点燃,烟雾立刻将我环绕。  妖精的手环过我的腰停留在乳房上,摩挲着,她的手柔软而温润;她的乳房同时贴在我的背部;耳边响起她的呢喃:华,如果一切能从头开始,我宁愿还在那个小山村做老师。那里的山,那里的水,那里的孩子,那里的乡亲……。我近老是梦见回到了以前。  她的称呼让我找回了久违的亲切,我不由被带回了从前,那熟悉的过往立刻涌现在眼前。想起曾经纯真的华,现在的我又算什么呢?  你前些时间不是寄钱回去了吗?你的心已经尽到了,这已经足够了。只是,慧,我只有伤感:一切都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了,永远不可能了。  妖精沉默,然后笑了:你还记不记得那时我们的愿望是什么?我记得我想做老板,红想做音乐家,你呢,你就想嫁给辉做个贤妻良母。现在呢?红按照她的说法是个行为艺术家,虽然只是那些男人捧场;你呢,也算是贤妻良母,而且那个男人对你还算不错了;我也有个健身中心,别人也叫我老板,看起来我们度算是达成了愿望,可是我为什么心里还是那么难受,那么失落?  我的乳房一阵湿润,随即冰凉,她的泪水滴落在我的胸口。  慧,我不知道。我摇头:我现在从来不去想明天,越想只会让我越痛苦。你现在至少不用再靠那些男人吃饭,可我呢?只能是别人给一口就吃一口,到哪天别人不给吃的就只能饿死。  我想起了金丝鸟的比喻,我现在就是那只金丝鸟。可我从来没有感觉像现在这么累!说这话时妖精把我楼得更紧,就像溺水的人抱住救命的木头。我感动窒息,只能无言,我不知道我该说些什么。就在这时手机响了,是阿良。他临时从香港回来,要我赶紧回去。  当我坐在出租车上离开很久,我仍感觉妖精那穿透夜幕投射过来的眼神。  只有空荡荡的房子和手机上那五个字的短信:愚人节快乐!我颓然躺在床上。想了想,拿起手机拨出妖精的号码。又飞快的挂掉;然后又拨出妖狐的号码,再次飞快的挂掉。我把电池拔出,手机和电池呈抛物线落在沙发上。然而心里寂寥更深。  我打开了电脑,上了E话通。聊天室震耳欲聋,我尽情的狂舞,什么也不去想。当舞累的时候我啪的关掉电脑。想着那些男人在屏幕前赤红的眼睛和膨胀的情欲,我的心里充满快感。然后我洗了个热水澡,上床后很快就睡着了。梦中又回到了那个小山村。  一觉睡到中午。洗漱完毕上好电池,打开手机,手机屏幕上信息提示闪动。首先两条是阿良的,一条是道歉的,一条是肉麻的问候;然后是妖精的,很特别:本报讯:昨晚午夜时分,一个妖艳的精灵从二十八楼完成了她人生的一次飞跃,赶赴天堂与她的初恋情人共度愚人节。再往下翻,还是妖精的。只有六个字:愚人节快乐慧  这是我记忆里几年来她一次用本名落款的短信,以前都是一个字:妖  我笑笑摇头,拨出她的号码,无人接听;再拨,还是无人接听。我于是拨通妖狐的电话,那边是她焦急的声音:我感觉妖精不对劲,我们赶紧过去看看!  当我赶到的时候,妖狐蹲在墙角抽完了她的第三根烟。旁边物业在忙碌着开门。  门很快打开了,我进去反应就是直奔卧室。  卧室里异常的整洁,妖精穿一身纯洁的白纱,安详的躺在床上,脸上带着笑意,她睡着了,我不敢确信,脑海一片空白,于是叫妖狐上前看。  妖狐发出撕裂似的尖叫,我浑身哆嗦,顿时清醒过来,我才明白今天不是愚人节。那一刹那我感觉灵魂抽离了身体。  我昨天晚上跟她吵完后就回家了,大概在十一点半的时候,她给我打电话,我因为还在生气,而且正在忙,就没有接;然后她又给我发短信,说:人鱼一旦脱离了海洋和爱情的庇护,结局就是一串水泡。  妖狐在警察局说这话时拿烟的手仍在哆嗦。  妖精的这句话我听她说过一次。那是在那个男人离开她后,我们三个人喝酒时她喝得大醉后说的。但我不明白她为什么给妖狐发这样的短信。到我的时候我把昨晚的一切如实的陈述一遍。陈述时我发现妖精的隐秘性情让我迷惑:我无法确认她是否是个纯粹的拉拉,显然她对男人也不排斥。  我只能艰难的说出我的猜测。  哦,像张国荣那样,双性恋……。办案的年轻警察交换了一个暧昧的眼神,我却想起了她发给我的短信。是否她本来想效仿张国荣那样惊艳一跳,但时刻又改变了主意?又或是想让心灵得到某种解脱?接下来的询问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答的,因为直到我坐在出租车上的时候脑子只有一个问题:生命的时刻妖精在想什么?揭开谜底已经是一个月后。  那时我已经可以跟妖狐平静地谈论妖精的离去。像我们这样的女子,身边的任何人都是过客??对一个不知道明天的人而言又遑论他人的生死?也就无谓伤离别了。于是在另一个寂静的午夜,我打开了电脑,打开那封四月一号午夜收到的邮件。  依旧是淡雅的信纸,依然是忧伤的文笔,妖精用文字讲述了她的心路,她的南方之路。  我再次被带到四月一号前的时光隧道。  妖精在午夜时来到这个陌生的南方城市,然后留下了我们称之为经典的名言:那一刹那的繁华震惊了我。  对一个憧憬美好爱情而来到南方大都市单纯的山村女孩,经过了几天的爱情激荡,平静之后面对繁华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迷茫。  以后的日子里,她经历了情变,情伤,失业,进宾馆做侍应,做二奶,当她开始丢失自己名字的时候,妖精的声名开始传播开来。在辗转了几个男人后她靠着积蓄开了个健身室。  这一切到如今已经十年了。  也就在那时她开始对男人失去了感觉,心里只有空荡。她说,在健身室开张那天的晚上,她的心却是更深的悲伤。她想起曾经的清纯及对那个男人发过的忠贞誓言,看看现在,却连影子都无法捉摸,尽管那个男人走后她一直在暗中滋养着男人乡下一家人的生活。她说,当她越来越来迷恋女人身体的时候,她想起身为女人却因为多次堕胎而永远丧失了做母亲的权利,心就像被刀割;当她无数次在梦中想起那些未成形的生命哭醒后泪水一次次淋湿了枕头。她说,当的朋友始终把她定格为妖精时,她心灵深处一道防护墙轰然倒塌。那一刻她想起了张国荣,想起张国荣在特殊日子惊艳一跳,可惜她却没有捧场的观众。她说,她想起了那个男人,痛彻心扉,却没有眼泪。那个男人离去已经十年。他在那个世界已经孤寂太久,她到了该去陪他的时候了。她想到他死后她的所作所为,她感觉无颜面对。她的身体对他已经不再纯洁,她决定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救赎灵魂,化身天使,重生在那个世界。  在一刻,她想到的竟然是那篇她从小就喜欢的童话:人鱼一旦脱离离了海洋和爱情的庇护,结局就是一串水泡。  人鱼为了爱情流泪时,生命对她已经失去了意义,她心里对爱的渴望已经因为无法抑制而崩溃。  愚人节,娱人节,愚人,娱人,被人愚,被人娱,究竟是谁愚弄了谁?谁有被谁娱乐?  Atall,tomorrowisanotherday。这是文字的两行,落款是三个字:易楠慧  那是她身份证上的名字。宛如宿命,一切随风而去,已难回。  此情堪比烟花,她比烟花寂寞。 共 369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有助于勃起障碍治疗的七种食物
黑龙江哪家治疗男科专科医院好
云南治癫痫研究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