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左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重生之圣君归来第323章拓拔求败出现

发布时间:2020-01-22 16:53:33 编辑:笔名

重生之圣君归来 第323章 拓拔求败出现

考完理综之后,教室里的其他同学看向秦风的目光都一样了。

虽然考试分数还没有出来,但是,班主任张淼看秦风的试卷时候的震惊、确切说是兴奋和惊喜和表情,众人是看在眼中的。

秦风的答题非常不错?!

“秦风,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提前得到答案了?”刘胖子挤眉弄眼说道。

秦风无奈的翻了翻白眼,没有理会刘胖子。

就在此时,他的响了。

是温语嫣打来的。

“对不起,我也是从金陵回来后,刚刚得知的。”

“没关系,你是你,温家是温家。”秦风淡淡说道。

挂掉,秦风眼中闪过一丝寒芒,温家,任家!

***********

那头,温语嫣手中拿着,有些发呆,精致疏韵的眉角紧皱。

温语嫣一咬牙,直接推开了父亲的书房房门。

“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温安璨不悦的看着这个女儿。

“父亲。”温语嫣表情严肃,“任家来人请你动用了‘捕风者’,你怎么不告诉我?”

“放肆,你就这么和为父说话?”温安璨一拍桌子,“我看你最近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父亲!”温语嫣急声说道。

“为父做什么事情,难道还要向你汇报?”温安璨怒道。

“父亲,女儿请问,任家出了什么代价,请动了捕风者?”温语嫣不依不饶的问道。

看着一脸倔强的温语嫣,温安璨既愤怒又无奈,没好气说道,“任家欠我温家一个承诺。”

任家是帝都六大家之一,任家的一个承诺,分量之重自是不需多说,他不认为和任家的这笔交易有什么不可以的。

***********

“一个承诺?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温语嫣惨笑一声,“父亲,你就将我温家置于死地!”

“混账!”温安璨彻底怒了,“你疯了?”

“没错,我是疯了。”温语嫣一脸悲愤,“父亲,你错了!”

“疯了!疯了!”温安璨咆哮一声,“来人,将小姐带下去,关起来,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许放她出来。”

两个武者走到温语嫣的面前,面无表情说道,“小姐,请!”

“我自己会走。”温语嫣一脸悲愤,走了两步,回过头看着暴怒的温安璨,“父亲,你准备好承受一个半步神境强者的怒火了吗?”

说完,温语嫣头也不回的,径直离开了。

半步神境?!

温安璨完全愣住了,脑子里只有女儿的那句话。

半步神境?

怎么可能!

捕风者给出的答案,是一个叫做秦风的名字,他为了保险起见,还特意查了一下,得知对方只是一个高中生,只是出身于南海一个普通的富贵人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

怎么会和半步神境强者扯上关系的?!

***********

夕阳落下最后一缕余晖,无尽夜色笼罩大地。

黑黝黝的江面之上,一艘游船犹如幽灵一般在缓缓飘荡。

秦风和衣盘坐在甲板上,正在打坐修炼。

有些湿热的江风吹拂而来,吹动了他的发梢。

秦风双眼紧闭,浑身的灵力运转,周遭的一方天地气旋游动,他一呼一吸之间,吐出长长的白色匹练,,船前的江面就如同被巨大的力量中间劈开。

“太强了。”墨痕感叹说道。

同时心中也是振奋不已,追随如此强者,此乃大幸运。

陆飞艳柔媚的眼神飘在秦风的身上,眼中异彩涟涟。

墨痕微微叹口气,自家侄女似乎已经深陷其中了。

不过,也是,除了此等卓绝的天才强者,还有谁能够让飞燕动心?!

在金陵燕子矶目睹了那惊天一战,看到秦沧海一叶扁舟离开,特别是看到出现在扁舟之上的陆飞艳,墨痕就果断现身投靠。

一个宗师中期强者的投靠,又有陆飞艳作保,秦风自然选择接纳。

当然,在秦风的强者神识感知之下,他清楚的探查了墨痕是真诚投靠,这也是他选择接纳墨痕的原因。

更何况,鬼月搂的残余势力,也是目前秦风所需要的,这个曾经威慑四海的国际杀手组织,尽管实力大不如前,但是,以秦风的手段,只需些许时日,便可以重塑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恐怖势力。

***********

时间,便是这般缓缓的过去,约莫数时辰后,秦风那紧闭的双目渐渐睁开,眼眸中散发出凌厉的气势,一方天地似乎都寒气逼人。

“宗主。”墨痕恭敬说道。

“查清楚了?”秦风问。

“是的,任家派人接触了异能组的何诤坤。似乎想要利用异能组对宗主不利。”墨痕说道,“何诤坤言辞拒绝了任家。”

“你怎么看?”秦风问。

“任家联系何诤坤是真,至于说何诤坤的态度,亦真亦假。”墨痕思考了一番,说道。

“何诤坤此人,你了解吗?”秦风饶有兴趣的问道。

“属下只知道何诤坤和异能组那位老者关系极为密切,别的暂时不知。”墨痕告罪说道,“我鬼月搂现在势力大不如前,而且很多人都是隐姓埋名,苟延残喘,所以……”

“这已经很不错了。”秦风淡淡点头,能够这么快就能查到任家和异能组的高层有接触,鬼月搂的残余势力的能量,已经让他微微惊讶了。

“盯紧任家。”秦风冷声说道。

“是,那异能组那边?”墨痕点头,说道。

“不用理会。”秦风傲然一笑,“他们暂时不敢动我!”

“即使是他们想要动我,也要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秦风冷冷说道,“这个代价,他们付不起!”

***********

就在此时,邝一伟急匆匆走来。

“宗主。”邝一伟恭敬说道,“有拓拔求败的消息了。”

“终于出现了吗?”秦风嘴角一抹残忍笑意,“他在哪里?”

“香岛。”邝一伟说道。

“恩?”秦风微微错愕,然后露出一抹笑容,他想起来,他在香岛还有一笔账要收呢。

邝一伟有些犹豫。

“何事?说吧。”秦风说道。

“我们注意到地府势力似乎在跟踪夫人。”邝一伟说道,他口中的夫人,自然是秦风的母亲林雅思。

瞬间,邝一伟就感受到了一阵彻骨寒冷,江面之上,蓦然有片片雪花飘落。

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怎么样
江油市急救中心/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吉林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青岛牛皮癣医院都有那些
九江那个医院可以治白癜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