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左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龙翔驭天 第一百三十二章 龙灵魄魂戟

发布时间:2020-01-16 21:14:09 编辑:笔名

龙翔驭天 第一百三十二章 龙灵魄魂戟

虽然此时柳天眸子之中的那三件灵器之上都是满是斑斓的铁锈,但是光自波动看来,就不会那么简单。

“这是?”位于寒虎身侧的那郯炎炽眉头微皱,望着那三件灵器的眼眸,也是为之猛地一凝,“那是,龙灵魄魂戟?”

在郯炎炽喃喃之余,寒虎无一不是也是惊讶至极,这龙灵魄魂戟,在那天工神设九十九等灵器之中排行第六十七,比起他的寒龙战枪,都要靠前。这也难怪着寒龙战枪会一直微微颤抖了,同为龙灵所铸,它又怎么可能不惧怕比它还要强大的灵器存在呢?

虽然龙灵魄魂戟目前还是处于一种玄妙的状态,但是,它所释放而出的波动,依旧不凡。

“嗡嗡——”一阵阵鸣声,陡时间响彻整个恢弘广场,使得本就身形狼狈的柳天显得更加的难堪。连连踉跄几步才稳住身形的柳天,两手捂着胸膛处,虽然目前他脑中有些发晕,身体都是为之微微颤抖起来。但是,哪里可是有着重要的东西。

而就在众人踉跄失神的这一瞬间,一道无形的薄膜,终是自那呈三角状的三件灵器之上完全褪去。

此时此刻,电光火石之间,眨一下眸子,则已是不知有多少人,便已是开始向那灵器处暴掠而去。寒虎与郯炎炽他们修为在同年之中,自是高深,但毕竟年龄较小。这里如此多的高深道人,又怎么会少比他们强的呢?

所以,这时尽管他们也是一时间爆射出身形,但还是扑了一个空。眨眼之间,数道残影连连闪过,不过此时,在场千人,又怎么会让一人将之灵器就这么简单带走呢?那寒虎像是既有自信一般,也不慌张,只是控制着脚下若隐若现的冰寒法阵时不时的在虚空之中移动着身形,现在,他自然是想坐享翁蚌之利。

武海之中早已将武力消耗的七七八八的柳天,此时自然是不可能在冲动的上前抢夺那些灵器,但是说不动心还是假的?所以,他也是慢慢跟着人群移动起来。不知什么时候,一把满是落锈的三尺短剑,则是陡时间自天而降,落在了柳天的身旁。

“锵!”一声低沉的金属落地声,砰然在柳天刚刚移动出的地方传出。

只感觉心头发热,一阵砰动,全身就像是打了个寒颤一般。柳天毛孔一缩,随后几乎就是本能般的将那一把沉重的三尺短剑状的铁锈状东西拾起,随后迅速开始转身就跑。不过,此时在场的人们又怎么会就这么简单就把此让柳天带走?

只见柳天狼狈的身形才仅仅迈出两步,一道横冲直撞的壮硕身形,便如一座巨石一般,歇斯底里的冲击而来。一口鲜血,夺口而出,柳天只觉得脑中一阵嗡鸣,眼前一片混黑。柳天身形,无疑已经是倒飞着被抛了出去。

而就在那人撞走柳天之时,其后百人,又是陡时冲撞而来。将那武力近乎耗尽的前者一阵袭空,即使他在有心,却也无力,最终那短剑依然还是落入他人手中。而事态并没有因为时间的短短流逝而变得减缓丝毫。

此时的苍穹之中,许多还保存着不少武力的强者皆飞来掠去,留下一道道残影,互相争夺着之前的那柄龙灵魄魂戟。而在广场之上,实力较低,甚至可以说是武力早已耗尽的人,则是在此处歇斯底里的抢夺着另外两件相比之下排行较低的另外两把灵器。

连连喘过口气,扶着旁边的一根石柱,许久之后,柳天才缓缓站起。因疼痛而紧咬着的牙关,一点儿不可放松,柳天衣袍,此时都是破碎,随后被染上些鲜血。看上去狼狈不堪,已是如同在地狱之间徘徊了一圈似的。

已而,柳天神志慢慢恢复,眼前,终于也是能够慢慢看清了。口中的血水,于柳天颤抖的嘴唇流下,灰头土脸的柳天,一时间,都是丧失了原来面貌的俊逸。所剩的,只有无法言喻的狼狈。

蓝色眸子转动之余,所看见的,依旧是之前那样一番场景,而且,还有就是具具丧失生机的尸体。血红的浓郁雾气,像是在空气之间弥漫,嗅之,柳天都是忍不住连连作呕。随后,柳天回望之际,片片绚烂火花,也是同一时间亮起。

于苍穹之中,郯炎炽的身形如同一道炽热火弧,轰然熊熊的直掠上天际。随后之间一片火花于天空之中浮现,一道人影,也随之陨落而下。直直的摔在地面上,化为一摊肉泥。

而就在那人刚刚落下之际,一柄戟似的满是铁锈的灵器也是落入郯炎炽的手中。而就在郯炎炽仅仅微微一笑之时,只见其身后的一道身影,携着磅礴浩瀚武力,直直冲向郯炎炽。郯炎炽可能是因为有些欣喜所以放松了那么一点点的警惕,但此刻,就是那一秒的放松,就足以使得他们任何一人失利。

当背部受创,手中重戟又是落下之际,便恼羞成怒的转身朝着前者站起。

随着那重戟下落之余,许多强者无一不是皆尽数暴露底牌的冲上前去争夺那重戟。而也就是在那重戟下落之际,一道毫不含糊的身影,也是开始手持冰霜战枪,化作一颗寒星,直冲击而去。而随着他的,还有着四位同为寒族之中的人。

但是,还没等到寒虎触及到那重戟,已是被之前冲击而来的那些强者们拦住了身形,毕竟面对这种灵器,谁都想获得。

而且这龙灵魄魂戟,可还是位于天工神设九十九等灵器排行榜第六十七啊!那是何等的恐怖,就是说,光是依接它的威能,想要越级战斗,都是十分简单的事情。但是,前提是要拥有它。

“啊——”

“滚开!”一枪刺穿一位武力即将透支的强者的胸膛,鲜血随着枪芒流下。其上龙吟出声之时,寒虎冷喝一句,随后便舞着战枪,身形鬼魅的向前方那些朝着重戟掠去的人冲去。

寒虎身形掠出之时,还不忘微微偏过头,对着身旁的四人说道:“你们拦住这些疯子,我去夺戟!”

“好,放心!”一同为寒族之人应答一声,随后便开始将之前一直未爆发出来的磅礴武力陡时爆发而出,那一道道恐怖的武力,仿佛足以撕碎苍穹。于现在众多强者都快透支的前提下,那道道就如同是山洪一般使人感到畏惧。

四人说罢,随后便立即迎上,与那些早已疲惫而还苦苦坚持的强者们战在一块儿。

见四人掠来,即试图着一下子挡住在场数十号人,这使得其中数人自是不甘,随后一声声骂语也是响出:“妈的,主族之人了不起?”

“兄弟们,把那重戟抢过来!”

“上,把那狂妄的主族小子给灭咯!如此狂妄,当我们是蝼蚁不成!”

……

陡时间,暴喝出声的人数不胜数,此时的他们显然已经是被那重戟给映红了眼,一发不可收拾起来。要是以前在遗迹之外,只要是稍稍冷静的他们,又怎么会发出这般话语。

那四名寒族中人,施展出浑身武力,欲图拦着那些想要朝着重戟而去的人。但是凭借四人之力想要做到那样又谈何容易,所以只不过一会儿,一股股不知消弱了多少的数十人的人潮,便再次朝着寒虎而去。

也可以说,是朝着寒虎刚刚获得的手中的那龙灵魄魂戟所去。

“小子,将你手中之戟给老夫交出来!”一位长须老者,浑浊的双眼早已攀上血丝,他虽然之前消耗掉了不少的武力,但是此时对起寒虎来,还算是有所威胁。

“不要命的老东西!”见前者干枯手掌呈鹰爪状,物理毫不收敛的模样。

寒虎便低沉的冷骂一声,随后便举起手中战枪。额头之上,一颗龙虎盘踞的武星,也是闪耀而出。自然,那颗武星与柳天的不同,它变得更为的实质,仿佛犹如是真实的寒冰所铸一般。其中所蕴含的武力更是磅礴似海,宽可应天。

磅礴武力贯入寒龙战枪之中,其上的龙影,则近乎化为实质,开始盘腾于战枪之上。呼啸之余,寒虎面上狰狞之色显出,随后只是一记爆刺而出,而前者哪位老者,于一转眼之间,已是受了重伤。

寒虎修为虽只是一重武体境,但是他可是具有着寒龙战枪啊!那可是货真价实的灵器,而且,在他的脚下,还有着一道法阵。那法阵之中所蕴含的武力,接连不断的恢复前者之下,寒虎的力量,可就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了。

“嗤——”歇斯底里的惨叫声发出,倒吸一口凉气之后。之前那老者手掌之上,只见赫然已经是出现了一个血洞。而随后前者则是冒起冷汗,直自苍穹之中落下。

老者无疑是给许多人敲响了警钟,寒虎毕竟是主族中人,比在场的一些人要小上数十岁,但是修为,却已经快要赶上他们。再加上之前那老者之为,使得他们更加警惕起来,寒虎,背后可还是有着一个恐怖的寒族啊!

要是此时就这么得罪了他,日后的日子,定然是不会好过的,思索之余。一些人,也开始慢慢停下了身形,而是转向唯一没有主族中人争夺的一柄灵器。他们清楚地明白,这种遗迹固然是稀少,但还不至于现在就把今后的一些都毁了。

不过,依然还是有着许多被灵器所冲昏头脑的人。一时间,他们皆是思索一番,不过随后又是扑了上去,直接对着寒虎就是如同野兽般的掠夺起那灵器开来。一开始寒虎还算是能够对付,但是时间一长,就不一样了。寒虎手中的那柄重戟,也是彻底的落在了地面之上。

望着那些还在继续朝着那重戟掠去的强者们,寒虎不禁一怒。再看看郯炎炽那个方向,他显然已经是获得了一把灵器,只不过那灵器比不过着龙灵魄魂戟罢了。不过,此时此刻,他也正含着笑,望着寒虎这边。显然,他也是想着再次坐享其成,随后夺下那龙灵魄魂戟,不过,此时的寒虎又怎么会让他那般呢。

手中战枪持于前方,随后身形前者身形便开始随着那寒龙战枪飞驰而出,今日,他定然是要将那龙灵魄魂戟带回去。他有着必须的理由,因此,他今天必须尽力,只不过这次遗迹会引来如此多的人他还是有些没想到。因为这遗迹可是前些天才发现的,而且还是在晶兽山谷之中啊,不过,显然他时低估那传播消息的速度。

慢慢迈出几步,柳天眼眸之中的寒虎,居是一下子就持着战枪向他迎了过来,这倒是让他吃了一惊。可能是因为那件事,所以之前柳天一直在观察寒虎的动向,可以说,之前所见到的,确实有些超出柳天想象之外了。他没想到,这才两三年的时间,寒虎居然就已经变得如此之强,武体境,离他现在的距离不知道还有多远。

望着那朝着自己所处的大致方向所掠来的寒虎,柳天心中像是有着一只无形的拳头,攥的紧紧的,他可曾经给自己说过,要打败他,现在看来,倒是有些不可能实现了。不过即使就是如此,也不得放弃,起码,要还回来一点儿,就算只是一点儿,都必须要讨回一些。

一想起爷爷的暗疾,柳天的神色,便为之再次略显狰狞起来。

“轰——”在柳天再次暗暗下定决心之时,一声轰响,也是砰然在他身侧回响开来。柳天无疑不是吃了一惊,身形微微侧转之时,所映在他眼前的,乃是一柄足足有着五尺多长的一柄重戟。

郑州银屑病医院预约
山西白癜风医院网上预约
北京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黑龙江白癜风专科医院
汕头哪家医院治疗妇科病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