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左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天涯牡丹皇后杯征文千雾山游记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2:28:55 编辑:笔名

(一)   天刚刚蒙蒙发亮,我就被邻居阿吉从被窝里拽起来。“荣娃儿,今天我们早点开活,要不然我们天天。”    我生活在一个很贫穷的小山村里,过着很艰辛的日子。很小的时候就辍学跟大人们一起农活了。下田耕田,上山砍柴。由于年纪尚小,身体瘦弱,我和邻居阿吉每次砍柴都是一个回家。看来今天,阿吉可不想面了,当然我也是。我没有迟疑,赶紧起床。    我往口袋揣了几个红薯,以便饿着的时候用得上。毕竟是到十里外的大山去砍柴。说真的,我很厌倦了现在的生活。也厌倦了贫困的山村,更是厌倦了日复一日的艰苦日子。我就曾经想逃离这个贫困的山村。只是现实让我不得不接受现实。    准备好了一切,我和阿吉就开始出发了。可能是太早得缘故,我们一个人都没有看到。我们都翻越过了山后的那道山梁,才传来村里公鸡的打鸣声。今天的雾特别的浓,几乎看不到十米外,显得阴沉沉的。虽然心里也突然感到有些害怕,但由于面子问题,我和阿吉都没有表露出来。不知道阿吉有没有这种感觉。    一路上我们都很少言语,只是默默的赶路。半个小时后,我们开始进山了。但是浓雾并没有散去,反而越来越浓,我甚至感到自己的头发都湿了。我和阿吉都意识般的尽量靠近一点,不让对方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砍柴对我和阿吉而言已经是一种工作,是一种生计,是难以逃避的现实生活。自从我们从学校出来,就开始注定要接受这样的现实生活。我们都有过外闯的想法。但由于种种原因,我们还是被困在这个贫穷的小山村里。    宝顶山是我们这个小山村和贵州之间的天然屏障,也是天然的湘黔分界线。因为我们贫穷,乡亲们都烧不上煤气,连电器也进不了我们这个山疙瘩。所以,柴火对我们而言就显得很重要了。做饭煮食需要,冬天取暖也固然少不了。砍柴也算是我们农忙的一个时间段。宝顶山上树木众多,虽然我们也几乎每年都上宝顶山砍柴,但是宝顶山上总是有砍不完的柴火。    爬宝顶山也是一个辛苦活。每次爬到山顶,大家都会累得气踹嘘嘘。当然,一旦我们登上山顶,每个人都一种自豪感。望着两旁的风景也是难得的享受。站在山顶,望着自己那个小小的村庄,贫瘠的土地,还有豆腐般大小的耕田,加上那一栋栋破旧不堪的吊脚楼,就算我们全部的家当了。心里从而感到很迷茫!    我的脑海一直在想着很多奇怪的想法,老是想起站在山顶上那种感觉。不过,今天我觉得怪怪的。“阿吉,我总觉得今天有点奇怪,山里怎么那么安静呀?一点动静都没有,以往还经常听到鸟叫呢。”我对今天的反常感到很是惊讶。    “可能是今天太早了,鸟儿还没睡醒而已。”阿吉并不理会我。反而讥讽说道:“你是不是还没有睡醒?还是害怕了,不然你回去好了。”    “算了,我不过是觉得有点奇怪而已。”说实话,今天是有点反常。心里也有点害怕,但我还是不表现出来。被人嘲笑毕竟不是件光彩的事。只是心里暗想:到时候浓雾自然会散去的。    或许是自己心有所思的缘故,加上阿吉的嘲言讽语。我只好麻木的跟在阿吉的身后,保持原有的距离。我干脆把嘴都闭上,免得受气。随后他也没有话说了,山间只剩下我们的脚步声,虽小,但却清楚。    走了半天,我们还没有登到山顶。浓雾也并没有散去,三米之外,我们还是什么都看不见。更怪得是,我们今天都好像不感到很累。以往我们爬宝顶山,不歇三回,还真到不了山顶。    突然,一颗古树出现在我们的眼前。这古树足要五六个成年人才能合抱那么粗,要不是浓雾,我们还可以全览它的英姿。但心里却对这地方感到陌生得很。我很快就意识到我和阿吉定是误入他处了。    “阿吉,不对劲呀,这是哪里?”    “我也不知道呀,怎么办?”刚才还嘲笑我哩,现在就害怕了?虽然心里本想讥笑他,但我还是忍住了。    “能咋办?歇会吧,等雾散了再作打算。你看,前面有个凉亭,正好可以休息会。”    我们进入凉亭,把砍柴工具往一边一扔,顺势往石凳一趟,还真感觉有些累了。    “奇怪,我们怎么进到这里来了?这里是哪里?”刚才一直讥笑我的阿吉现在倒是有些紧张了。    我不理会他,只是仔细的打量这个小亭子。其实它跟我们村里的那些凉亭是一个样。区别的是它比我们那儿的亭子要漂亮一些。这个小亭子全身都涂上一层漂亮的漆。看起来很养眼。由于好奇,我走出亭子,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进亭出的上方赫然写着隶体亭名——贡岚亭。两边还有一对楹联。上联是:民为客,勿予暴政施于民。下联是:天与地,将合仁法融为天。这不是我们侗族抗清英雄姜灵芝的成名联吗?这里到底在哪里?为什么有姜灵芝的楹联?       (二)   正当我和阿吉茫然无措的时候,一个声音由远而近传来:“欢迎两个小哥到这里做客。”一听到是我们熟悉的方言口音,我和阿吉都很兴奋。    我们马上坐起身来,四处张望。出现在我们视线里还是茫茫的浓雾。小许,凉亭门口出现一个身着远古年代服装的老者。只见他满头白发,但还是显得特别的精神。一脸慈祥的面孔让人觉得非常的亲切,只是他的长辫让人忍俊不住想笑。    阿吉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似嘲笑,似讥讽。一点礼貌都没有。我心里也是一震,并没有被老者的形象而失态发笑,仅仅只是愣了一下。向电视里的古装剧一样抱拳行礼:“老爹好,后辈有礼了。向您请教。”    老者先是看看阿吉,后又看看我,脸上的愠色一闪而过。对我微微一笑:“小哥是否想知道这是何处?”    我心里大吃一惊:他怎么知道我想问的问题?我使劲点头:“老爹真是未卜先知,后辈正是此意。老爹可否旁坐相告。”    老者似乎对我很是满意,便在一旁落座,手捋长须,开口答道:“小哥真是聪明人。我就告诉你罢,这里是千雾山。因为山上终年积雾,故名千雾山。”    想起刚才一路上的异常,我又问:“老爹,这里既是山,为何一路上听不见鸟鸣?”    老者呵呵一笑:“小哥错了,现在刚好丑时,早着呢,鸟跟人一样,也需休息。”老者不时打量着我,继续说道:“老朽有些疑问,你们是何以到此?”    “不瞒老爹,我也是为此感到不解。按说我们进山也跟往常一样,一路上也没有什么异常之处,怎么就到了你们千雾山来了?”我突然想起了凉亭上姜灵芝的楹联,继续问道:“不知道这里跟我们侗族抗清英雄姜灵芝有什么关系吗?”    老者呵呵一笑:“我是姜灵芝姜大王的后人。千雾山中现有千百余人,都是当年姜大王和姚大王的后人。”    “您说千雾山有千百余人?后辈很是不解,既然千雾山终年积雾,你们如何劳动?既然千雾山终年积雾,也就说千雾山终年不见阳光,农作物又如何生长等等,这些问题请老爹赐教。”    “看来小哥还是个喜好考究的年轻人,不知道你是?”    可能是吃惊的缘故,我和阿吉都忘了自我介绍。“望老爹不要怪罪我们的不敬之罪。我们虽说不是姜姓族人,但我们都敬仰姜大王,都视他为侗族英雄。当年不是有很多非姜姓和姚姓的穷苦人跟着姜大王一起抗清吗?”    “这样吧,看你是个诚实敬老的份上,你俩跟我到村里走一圈,或许能为你解一些疑团。”    老者的话令我非常的兴奋。说真的,我还真想解开千雾山之谜。“请老爹您带路,我们的工具留在这里会不会丢失?”    老者笑道:“莫说你砍柴工具,就是你把万贯银两放置于此,也无人动你分毫的。我们这里都是自食其力,根本就不用购置什么?也用不上银两。”    我脸上不由一阵发烫,我怎么有如此狭隘的想法?真是不该。便闭口不语,只是紧紧跟在老者身后。阿吉想必是着了魔,自从老者出现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开口,就连表情也变得呆滞。我的心里虽然有点不安,但也不好出口相问。    由于心里的想法太乱,我也忘了四处观察地形。但茫茫的浓雾,相信也看不出所以然来。一袋烟工夫不到,我就依稀听到人的谈论声和小孩玩耍嬉戏的欢笑声。虽说看不见人,但总觉得对这声音很是熟悉,就跟自己村寨里的一样亲切。但凭这声音动静,我觉得这村庄不小。唉,可惜这茫茫的浓雾!    我和阿吉被带到一栋很有气势的吊脚楼前。这房子跟我们的房子没有什么两样。的区别就是感觉这家主人比我们村里任何人都富有。还令我惊奇的是,进到这里后,觉得雾要稀了很多,可以看到十米之外。从这院子里看到的都是我们村庄里都有:石磨,风箱,纱纺车,还有气死风灯笼??????    老者往屋里叫了一声:“桂丫头,来客人了。”    屋里传来悦耳的声音:”阿爷,谁呀,哪来的客人呀?”那声音刚停,就从门内探出一个脑袋,一个非常漂亮的面孔。紧跟着大门被打开,眼前出现一个绝色少女。可能是见到我和阿吉的缘故,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便问:“阿爷,你怎么带陌生人进庄?”    “桂丫头,这两个也是我们先祖的后人。算是我们的亲人,你去做几个好菜吧。”    我仔细地打量着面前名叫桂丫头的绝色少女,跟老者一样也是神着古代服装。就是太美了,美得令人不敢直视。桂丫头也是先打量了我们和阿吉一眼,回头问老者:“阿爷,要叫阿爸和阿妈回来吗,他们还在农活。”    “不用了,到时候他们自然会回来。”老者回头对我说道:“进屋吧,随便些。”要不说眼前的人身着古装服饰,我还以为自己就在村庄里串门呢。    我也没有客气,大咧咧的进了屋。借着微弱的烛光,我就看见一幅很威武的人物画像。只见他身骑白马,手拿双刀,甚是威武。不用猜想我也知道这就是姜大王的画像了。直视这画像的线条非常流畅,人物也表现得非常的饱满。虽然没有色彩,但我看来就像一张黑白照片。这画像之人的画工真是了不起,也真是罕见了。          (三)   我几乎忘记了心里原有的那一点惊恐已经荡然无存了。而阿吉的状态令我很是担忧,此刻的他就像一个傻子,什么都不说,目光散乱。不知道是受惊吓还是被人动了手脚。    老者是好客之人。只是他的唐突出现却让我们赶到特别的意外和惊讶。他的出现在我眼里就像神话中的姜子牙,也像神话中的神仙,反正是给我无尽的遐思。    我和阿吉受到老者的热情款待。我们先是喝了一碗醇厚香甜的玉米甜酒,非常的解渴。想起刚才我所问的问题老者还没有告诉我。强烈的好奇心不由让我禁不住问道:“老爹,您说千雾山终年积雾,你们的生活不受到影响吗?”    老者露出和悦的笑容,说:“任何事物都一样,无论你是在哪里生存下去,我们面临的首先就是适应环境问题。不管是人还是花草,或者是各种动物和植物。不仅要适应环境,适应气候,还要适应各种各样的问题。适应了就不存在影不影响,就证明你能否生存下去。就说这里的环境吧,一年到头都是浓雾笼罩,这给人带来很大的困扰。这里没有阳光,这就给了很多植物就是一种生存考验。不仅我们人要适应这里,还有家禽,农作物也是如此。听前辈们说过,这里刚开始种植农作物时就没有收获,要么不明死去,要么就是不结果。几年过去以后,它们竟然适应了这里的恶劣环境。生存了下来。要不然,我们就不会延续到今天了?”    我对老人的话似懂非懂,我当时就想,要是我的文化高一些。说不准就能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了。“老爹,您说你们是姜大王的后人,当初你们是怎么发现这里的?这跟姜大王有什么关系?”    “乾隆晚期,政府腐败,人民民不聊生。姜大王响应各路反王,举旗起义。杀贪官,抢恶霸。杀富济贫,得到穷苦百姓拥戴。大家纷纷加入抗清队伍。为了便于男人们安心奋勇杀敌,姜大王就将部分高级将领的家眷送到这里,以逃避朝廷的报复。据说这里是当年姜大王的一个军师发现的。虽然义军战败,但由于朝廷找不到我们,才使我们延续了下来。我们遵守先人遗愿,在这里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老爹,浓雾是不是对你们的视力有特别的需求?你们这里有白天和黑夜之分吗?”    “没有特别的要求。至于白天和黑夜当然是分开的。我虽然没有到过外面,但先人曾经说过,这里除了终年积雾,季节和昼夜跟外面是一样的。”    “我再请教一个问题,现在外面的人们都过上安定幸福的生活,你们就不想离开千雾山吗?还有,自今你们有没有和外面有过联系?或者说有没有外面的人发现过你们?”    “说真的,现在大家对现在的生活都很满意。我们一直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大家都觉得幸福,也快乐。这里虽然空间狭小,但大家都非常的知足。我们一起劳作,一起收获;大家一块快乐,也一块痛苦;这里的人不用担心受穷,因为大家都不分彼此。这里没有纠纷,没有斗争,大家都很享受这样的生活。一句话,我们喜欢这种没有包袱的生活。这里曾经有几次外人侵入。次是40年前,一个30多岁的汉子闯了进来,但却被吓死。几年之后,又有一行人闯了进来,因为木筏在暗河三岔口遭到漩涡吞噬,有五个人死了,另有两人被救起,却疯了,两年前刚死。你们是第三批入侵者了。” 共 791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吸烟酗酒患不育几率高
昆明治疗癫痫研究院哪好
昆明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