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左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张炜:高原上的精神守夜者“毕业”

发布时间:2020-03-27 15:37:26 编辑:笔名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由中国作协主办、作家出版社等协办的第20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日前举办,张炜等山东作家举办了一系列读者交流活动,张炜更趁热推出自己作品的三套年编晚报记者  谢正宜  报道   他27岁时,写成经典之作《古船》。   他依托费时22载,450万字10卷本长篇小说《你在高原》摘得第八届茅盾文学奖。   他曾想成为一名地质工作者,有过20多年的游走经历,拥有植物学、地质学、海洋动力学等多个领域的真知灼见。   茅盾文学奖得主、知名作家张炜,一直在 行走 中阅读,在 行走 中写作,在 行走 中孤独。他说,希望自己 无忌无惧地向前走,一路呼喊 。他也说: 满足于在消费的浊水中游泳,最终会进化得只适合在浊水中生存。   如今,作家出版社集结出版了张炜的19部《长篇小说年编》,其中既有1986年的《古船》,也有为张炜带来声名 高原 的《你在高原》,全方位的集结与展现,堪称其个人在长篇小说创作范畴中的一次 回顾展 。   结束了上海书展与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的行程,张炜撇去一切匆忙,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行走 一直呆在一个地方,会使一个写作者丧失活力。   创作 对读者和市场的周密谋划,那是书商的事情,或者是通俗流行读物写作所需要的,而不是诗性写作即纯文学作家的事情。   想象 从写作学的意义上说,可能没有什么 现实主义 ,而只有 浪漫主义 。   流行 好书必有与众不同的思路,趣味也独特,这样的书一定是比较偏僻的,它绝不可能化为大众共有的。   阅读 不加选择地 开卷 ,就一定会受到极大的伤害。   诗性 诗性作品不仅指诗歌,而是指真正意义上的所有的雅文学,是以诗性为其核心的所有文字。   【关于创作】   记者:很多人说为您引来奖项和极高关注度的 《你在高原》也成就了您声名的 高原 ,但我们看到,正如《你在高原》的副标题 一个地质工作者的手记 ,您的创作中,其实一直都不是静止状态的 在 ,而是探索流动的 走 ,这种行走的意向和理念,会在您之后的创作中继续下去吗?   张炜:《你在高原》是我年轻时候就开始写的作品,只是它写了22年,出版得太晚。您说得对,我那些年一直在外面行走,活动半径很大,后来主要是胶东半岛地区。有许多作品就是在半岛上写出来的。那段生活将为我以后很长时间的创作打下基础。随着年纪的增长,走动的半径会变小,但仍然还会走个不停,因为一直呆在一个地方,会使一个写作者丧失活力。有人认为写作者要坐得住,要阅读,这当然是对的。不过在行走当中正是阅读的好机会,途中一定会呆下来,有时还会呆得很久,这就可以阅读,并写出很长的作品。这样产生的作品或许会有强烈的动感,文字会更加鲜活。   记者:您曾经说: 心里装了太多的读者,一般来说不会是个杰出的写作者。把读者当成上帝的人,一定是急于推销自己的商品,而心灵不是商品。 那么在纯个体创作和与读者交流与时代共进之间,作家应该怎样平衡自己?您既然不提倡作家对读者需求的无原则迎合,那么,您觉得作家与作品的效用是记录时代,展现世界,保存标本还是引领理念?   张炜:记录和展现世界的作用,保存标本和引领理念的作用,在文学作品中都会有,但却远远不止于此。尤其是写作者自己,往往并没有这样明确的目的性。他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感动和冲动中,调动自己的全部能力去写出一些文字。这时候沉浸在自己的心灵世界里是最重要的,这种沉浸必然会排除一般的功利性,让思维在一种诗性空间里飞翔和滑行。这常常处在一种忘我的状态之中。这就是我认为的真正的文学写作。对读者和市场的周密谋划,那是书商的事情,或者是通俗流行读物写作所需要的,而不是诗性写作即纯文学作家的事情。   记者:您在创作中一直是一个想象力的倡导者,但您的作品与现实生活又总是同呼吸共命运的,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之间,您是如 衡,如何互相融合的?   张炜:现实生活与文学作品的内容是一种很奇特的关系,二者的本质有所不同。从写作学的意义上说,可能没有什么 现实主义 ,而只有 浪漫主义 。作家只有焕发极度浪漫的想象,让自己的心灵处于飞翔的状态,才有艺术情致的焕发。照实记录不是艺术,是纪实报道。要从现实生活中获得感动和想象,这就是现实给予作家的一个艺术基础。但是这个过程完全不会是现实的照搬。我以前说过,现实与艺术是粮食和酒的关系,作家只是一个酿酒器,是让现实发生 化学变化 的器皿。   记者:您说专业作家的定位让您正在逐渐远离最佳创作状态,那么对此您有什么解决的方法吗?您所期待的创作状态是怎样的?您会通过什么努力来接近您心目中的最佳创作状态吗?   张炜:文学艺术发生之初是非专业的,也不是一个社会分工,而是一个生命在感动了激越了之后,必然会产生的一种行为。这才反映出艺术的本质。后来才有了专业作家这个概念这个职业,有了稿费制和书业商业。这种变化虽然对文学艺术的发展有好的一面,但从本质上造成伤害的可能性更大,创作者自己对这一点要明白,要有所警醒。所以我认为一个写作者做了专业作家,不能忘记艺术与心灵的关系、与生命的关系,创作最好保持在一种业余的状态更为正常。写作者多做社会工作,有一定的体力劳动,让写作活动在不得不为的时候才发生。这样的作品一定是更好的。   【关于流行】   记者:您曾经在被问起由一些流行文学引发的阅读热潮时建议年轻读者: 阅读不要从众。迅速跟众人达成共识的作品,很可能是平庸的。 那么,您在自少至今的阅读经验中,有没有走过 从众 的弯路?您对阅读的理念有怎样的转变吗?   张炜:少年时代没有多少可以读的东西,遇到书就读,连挑选的可能性都没有。后来则不同了,可读的东西太多了,这就要好好挑选一下了。一窝蜂拥上去的一些读物,只要翻开一看就知道了,它的简单化和概念化极易识别。比较成熟的读书人是不会在阅读上赶热闹的,他们会找到自己需要的内容和个性。好书必有好的思路、与众不同的思路,趣味也独特,不然就不需要别人去看了。这样的书拥有的思路和趣味,一定是比较偏僻的,它绝不可能化为大众共有的。为大众所 喜闻乐见 的艺术,是指通俗艺术,不是指雅艺术,尤其不可能是深邃高雅的文学作品。   记者:现在很多作家有包装明星化和宣传明星化的倾向,以及过高的曝光率,您却一直在提倡作家不能说得太多,作家不能太聪明,用您的话说是 不做闻人 、 不能满足于在消费的浊水中游泳 ,这样 著而不述 会不会影响到读者寻找真正的好作家和好作品?您之前在上海书展上的对谈题目是 默与鸣 ,那么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两者之间的关系的?   张炜:写作就是 说 ,教学也是 说 。 说 的对象和目的区分了不同的 说 。不是指一切的 说 都要回避,而是指写作者要远离那些 商业推销 式的、非文学和非学术的言说及活动。一个人总要有勇气说出自己该说的话,说真话,道出事实,接近真理,对真理的探求保持一种百折不挠的韧性。这是一切好作家的特质。古代范仲淹老先生有一句话: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讲的就是一个人说真话的勇气。这对于作家来说,是个不必多加讨论的问题,而仅仅是一个现代选择的问题。   下转A2 02   上接A2 01   【关于阅读】   记者:您对目前阅读立法的倡议是如何看待的?您认为 开卷有益 这种说法可取吗?   张炜:阅读还有立法?我不知道。开卷有益是一般性的阅读号召,不是什么学术概念。这里强调的只是多读书,一般来讲是不错的。具体一些就要看怎样读和读什么了。现在的读物太多了,书店里的垃圾远远多于良性读物,所以选择又成了大问题,如果到了网络上,这个问题又成倍地突出了。不加选择地 开卷 ,就一定会受到极大的伤害。   记者:在目前泥沙俱下的出版环境中,您会给读者怎样的选择建议呢?   张炜:还是多读经典,因为那是经过了时间检验的。不读或少读流行读物,这应该是一个现代读书人的原则。   记者:您一直在坚持 诗性写作 ,那么您觉得读者需要 诗性阅读 吗?   张炜:读者是各种各样的,如果是一个文学读者,一个有较高文学修养的读者,阅读诗性作品会是一个必然,读其他的文字,会觉得像喝白开水,因为那其中文学和思想的含量极其稀薄。诗性作品不仅指诗歌,而是指真正意义上的所有的雅文学,是以诗性为其核心的所有文字。   记者:您觉得作为一个作家,您能够为当下的阅读环境做些什么?   张炜:一个写作者无力改变大的阅读环境,因为这是和社会的大格局,精神的物质的政治的背景连在一起。但是写作者仍然可以有所作为,比如讲一些真话,写出真诚的、对世界有帮助的文字,这都是极重要的。一个人做事不要问有没有用,而要先问自己做的这一切对不对,应该不应该,是不是保持了对真理的不倦追求。   【关于出版】   记者:近两年来,很多出版社纷纷出版了您的作品,这些作品大多以合集的方式出版,您是如何选择出版的合作方,对他们有哪些要求?为什么不放在一个出版方集结出版?   张炜:中国的出版习惯与外国不一样。国外的作家往往有一个相对稳定的合作出版机构,中国不太可能。这是因为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比如出版社人员流动较快、作者和出版方选择空间都比较大等等。   记者:现在有些作家有了经纪人,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张炜:我不太清楚。我每年只写很少的作品,处理起来很简单。  便秘治疗偏方小妙招
大便干结有什么小妙招
首荟通便胶囊怎么样
四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