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左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天涯女屠夫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6:50:26 编辑:笔名

杀猪宰羊本来是剽悍男人的营生,可在我们镇上偏偏出了个女屠夫。她叫小巧,模样儿婉约秀气,苗条玲珑。如果有人告诉你,这媳妇是个杀猪的把式,你一定会吃惊的瞪大眼睛,多看几眼这个亭亭玉立的女子,觉得不可思议,实在难与“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的血腥营生联系起来,这真应了那句话:人不可貌相。  小巧的肉铺就设在村东三岔路口,一间简易板房门口挂了个一尺见方的硬纸牌,上书“猪肉”两个大字。紧挨板房就是宰杀肥猪的“刑场”:一口大锅,一堆柴火,一副木架,一块废弃的石碑边角沾染着污血,这就是肥猪们的断头台了。此处也是我往返镇上中学教书的必经之地。每见有肥猪待宰,便加快脚步,怕听肥猪挨刀时的凄厉嚎叫声。心里有些纳闷,小巧有体壮如牛的丈夫,何必自己操刀呢?问讯村民,方知事出有因。  原来,小巧的丈夫闫福有兄弟四人,他是老大,人称“闫老大”,后来干脆直呼“老大”,把姓和名一并略去。老大虽生得黑不溜秋,却有一股子蛮力,站着像半截铁塔,十七八岁时拜师学打铁,抡了三年大锤,那胳膊上的肌肉格外发达。谁要和他玩闹,只要被他捏住你的手,稍一用力,不由你不“哎哟”求饶,让你叫他啥你只得叫他啥。只是学铁匠手艺不开窍,师傅让他掌箝掂小锤,总是点不对地方,气得师傅没少骂他“笨蛋”,说他天生就是出憨力的料。不想憨人有憨福,偏娶了小巧这样的俏媳妇,直让年轻伙伴们嫉妒地笑骂:一朵花绣在了麻袋上,闫福这家伙还真有些艳福!有那歪小子对小巧有些歪心思的,一想老大那铁钳般的大手,连多看小巧几眼的勇气也没有了。老大学铁匠不成,又改学泥水匠,几年下来,提不了瓦刀,当不了师傅,只会和泥搬砖当小工。土地下户后,老大以农为业,粮食打得不少,打工挣钱不多。眼瞅两儿一女上学念书,花销越来越大,看别人靠经商发了财,凭手艺致了富,两口子眼红心热干着急,除了种地,又养了几口肥猪。上世纪九十年代,侯月电气化铁路开工,铁路又正好从我村北坡经过,此段指挥部就驻扎在我教书的中学,修路架桥挖隧道的包工队就有一二十个,他们多是南方人,爱吃大米和大肉,于是我们村五家屠宰户应运而生。其中老大家的肉铺地理位置。老大虽有蛮力,操刀却捅不准方位,有一回刀子捅进去,肥猪嚎叫着猛一挣扎,滚下杀台带着刀子狂奔,血洒一路,直逃进小河沟方才倒地毙命。小巧埋怨丈夫,这是让猪活受哩,笨死了!老大说,你巧,你能,你不笨,你杀啊!小巧赌气说,我杀就我杀!后来小巧大着胆子操刀,还真一试成功。和猪打交道多了,猪杀多了,熟能生巧,小巧竟练出两手绝活来。  一绝是下乡收生猪。别人收猪,多是捆牢了猪的四蹄,用板车拉着。尤其是去山庄窝铺收猪,山路崎岖不平,非用绳子绑牢肥猪的一条后腿,用棍子赶着下山。小巧不是这样。有一回我遇见小巧赶着一头肥猪,左肩上挎个书包,书包里装些玉米,右手拿根细荆条,跟在肥猪后面,轻轻地左敲敲,右点点,或者走在肥猪前头,“嗷嗷嗷”的轻唤着,走几步洒几粒玉米,那肥猪哼哼着摆摆尾巴,时不时抬头看看小巧,好像猪八戒遇见了美女,着了魔般一步步缓缓跟着走,走走站站,站站走走。  二绝是杀猪。小巧收回生猪,一般先放进圈里喂几天,用好汤好料款待。小巧说,猪是一道菜,却也是一条命。喂时一面搅拌,一面用手在猪身上轻轻抚摸,肥猪舒服得或许误把她当作了菩萨娘娘。猪圈离“刑场”比较远,为的是不让猪听到同伴被宰时的嚎叫,免得成了“惊刀之猪”,小巧说,怕死谁都一样。有一回我路过肉铺时正好遇上小巧杀猪,出于好奇,便站在远处看。肥猪站在杀锅跟前,瞅瞅冒着热气的大锅,唿扇唿扇大耳朵,有些疑惑。这时,老大忽然从板房里走出,站在肥猪身旁,向小巧使了个眼色,双手冷不防抓住肥猪的两条前腿,“嗨”一声提起,分开如八字,肥猪嚎叫着直立如狗熊状,小巧手持明晃晃的尖刀,寒光一闪,不偏不倚,朝着猪的咽喉一捅一拔,闪在一边,鲜红的猪血便喷涌而出,夫妻俩趁势将肥猪放翻在石碑上,老大右手摁牢猪头,左手按紧猪腰,小巧顺手拿过红塑料盆接住汩汩涌流的猪血。夫妻俩配合默契,前后也就一分钟左右,肥猪还来不及弄明白怎么回事,就一命呜呼了。我不禁暗叹,这般杀法,简直就是艺术表演了。  我早晨上学时,经常见老大忙着鼓风烧火,早饭放学再路过时,木架横杆上一副铁钩已倒挂了两扇光洁鲜嫩的猪肉,有时一天能宰杀卖出两三头肥猪。小巧那时四十岁左右,“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加上一双巧手,微笑服务,不蒙不坑,让那些包工队的老板、炊工们趋之若鹜,生意格外红火。有一回我去买肉时,看着小巧白净油腻的双手说:“这手本该绣花哩,委屈你这双手了。”小巧哂然一笑:“跟了当官的当娘子,跟了杀猪的翻肠子,咱就这命,人随奈何走哩,啥都是逼出来的。”想想,还真有些道理。  侯月铁路修成通车以后,小巧已是钱大气粗,接着后山有好几家煤矿又先后建成投产,天时地利人和,让小巧赚了个盆满钵满。十几年下来,不知小巧的肉铺究竟赚了多少钱,只知道在镇上临街盖了上下六间门面房,供出了一个大学生,一个研究生,男婚女嫁,诸事遂心。而今,老两口年过花甲,早已杀不了猪了,小巧成了“老巧”,老大成了“大佬”,改做下酒菜的猪头下水生意了,既累不着,也不闲得慌,有功夫还和街坊邻居打打麻将,甩甩扑克,或者去广场上健健身,跳跳舞,晚年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共 212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遗精
昆明专治癫痫医院哪好
导致癫痫患者出现癫痫病的原因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