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左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江山多娇别了我的工作室散文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1:45:23 编辑:笔名

我的办公室,说白了,就是一间教室,里面像摆方块阵,有“春笋文学社””校报编辑部”“小记者站”“图书角”。我很是喜欢这间工作室,我每天精心布置,擦抹,拖地,乐此不疲。一待就是几个小时,甚至忘了接上幼儿园的儿子。  墙上布置有“发表园地”,名家对我们《春笋小报》的赠言,历年所获的奖状,与全国获奖者的合影,还有孩子们的手抄报,琳琅满目,充实而活泼,室内散发着莘莘学子的青春气息,跳跃着孩子们年青强劲的脉搏。在这里,感觉自己都年青了许多。  每天上完课,迫不及待地坐在这里审稿,选稿,编辑,排版,然后送校样到印刷厂,直到散发着油墨香味的《春笋小报》一摞摞的搬到那两张木桌上,我满足得一版一版地欣赏着报纸上的铅字,甘之如饴。  每周二下午活动时间的读书会,更是令人期待。为了读书能有效果,规定单周阅读,双周交流读书心得。孩子们叽叽喳喳如小鸟,为一个问题争论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真有点“恰同学少年,激扬文字,挥斥方遒”的阵势。在这里,可以明目张胆地读名著,读小说,比藏在课桌里读小说被老师罚站痛快多了!嘿嘿。           每个月办一次文学讲座或作文竞赛,孩子们期待文学讲座获取知识,期待自己的作文进入前三名,气氛空前活跃,听课非常认真,笔记记得详细完整。  课间操,活动时间同学们到这里读读书,看看报,拿着他们的诗文让老师同学评评、看看。幼稚的孩子们总觉着自己是未来的作家、诗人。他们精心写出的诗文是世界上美的文字,看着他们充满憧憬的清澈见底的眼睛,我的心会为之颤动,多纯洁的心灵啊!那是不曾污染的透明的蓝水晶,是埋藏着梦想种子的净土,是萌发文学新芽的良田。于是乎,我捧着那一颗颗幼稚单纯朝气四溢的心,给予鼓励,给予爱抚,说“这篇文章真好,就是还缺那么一点点”云云,等孩子们欢欣雀跃的离去,我翻脸不认人了,拿起那只配了笔帽的跟随我20余年的破英雄笔,上下勾画,大刀阔斧,有时面目全非了,才想起刚才对孩子的承诺。唉!真是老糊涂了!自嘲地干笑几声,狠狠心写个“发”字,见报了,家长写信给语文老师,感谢的话说了一笸箩,从此后,这个怕作文的孩子还真是喜欢上了这头疼的玩意儿,一发不可收拾,数学课上竟偷偷摸摸地搞创作,被“老班”(班主任时髦的称呼)叫到办公室去,少不了一顿教训。呵呵,这就是我的工作(决没有贪天功之意)。  那天,校长在会上表扬了一个学生:包九霄。那个阳光女孩的影子马上浮现在我的脑海里:被太阳过多地亲近了的脸庞,热情而纯洁的眼睛,正直无私坦荡无邪的品格,我曾经戏称她是包公的后代,她在校报上发表数篇文章,作文获过很多奖项,后来为了那该死的高考,父母劝她“改邪归正”,好好补补数理化,她忍痛搁笔了,校报上她的连载小说一直悬着“待续”,她的名字销声匿迹了,文学社的活动不参加了,我很惋惜了一阵子。父命难违,谁也担不起高考落榜的罪名哦!(那位数学得了19分却被北大破格录取的知名作家的事绝不会在临汾这小地方发生)  时隔两年,她的文学细胞没有被繁重的功课泯灭,仍写得一手好文章,墙壁上张贴多,见报率的还是“包九霄”这个名字。庆幸!庆幸!也许这就是未来的作家,评论家。    有句歌词唱道:这个世界变化太快。让你无法预料,来不及阻挡,来不及准备。  一天下午,学校的工人师傅搬着梯子来了,说要帮我们搬家。上午,总务主任刚刚告诉我说,上边要检查,因为我们这间教室被某人看中,另有他用。我反复强调这间工作室离教学区近,孩子们活动时间有限,搬远了路上躭搁时间,能否再作个调整?央求,无用;据理以争,无效。总务主任不屑一顾:“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靠写文章有几个考上重点?”我哑然。  总务主任没有教过几年书,居然知道数理化的重要,包九霄的父亲虽是农民,也知道“作文写的好,不见得能考上好学校”,呜乎!罢了,罢了!我们舞笔弄墨之辈在人们眼中远不如数理化老师来的更实际,更直接啊!难怪,大街上林林总总,五花八门的数理化铺导班、英语辅导班的广告铺天盖地。文科辅导班是风毛麟角啊!自习课上,绝没有文科的地位,教室里走一圈,全是做数理化外作业的,同学们送过来无奈的眼神,令语文老师很是尴尬。  说句悄悄话,真是怀念“一篇文章定乾坤”的年代了。哈哈!  该来的己经来了,工人师傅已经动手了。我千叮咛万嘱咐,这些东西来之不易,一定要小心摘取。师傅先是从墙上小心翼翼地剥下那几张盖着《全国校报竟赛委员会》大章的奖状,拿下获奖者们与名作家长长的合影。但对于孩子的作品,作文啦,心得啦,师傅没有了耐心,粗暴地撕下来,缺棱少角,有的踩在脚下,有的挂在梯子上。我心痛地喊叫着:“师傅,小心点,小心点,手下留情啊!”我像老母鸡护小崽一样把这些纸张捡起来,叠整齐,引起工人师傅不理解的讥笑“几张破纸,看得这么重,金银财宝啊”。师傅那里知道这些字片是孩子们挑灯熬夜写下的,片片都是心血啊!  我缩在那把椅子里,看着满地狼藉的工作室,心里在默默流泪。  别了!我们的工作室。  别了!我们的文学社园地。  别了!我们精心布置的墙壁。  别了!我们从管理员那里苦苦争取来的印着梅兰竹菊的窗帘!  也许是学校高考的压力过重,也许是美术专业能考几个艺术类大学生,也许是我们的嘈杂声影响了隔壁涂鸦的特长生,也许是很多的不合时宜,也许是学校的统一布局,总之,我们要搬家到校园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从头开始,搭建我们文学社的小巢,编织我们的文学梦。  孩子们,后面跟上! 共 217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预防男性不育吃哪些食物好-
昆明治疗癫痫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