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左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风雨玫瑰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6:32:52 编辑:笔名

男孩喜欢上女孩,跟喜欢文字一样,有着莫名的理由。  男孩喜欢在安静的夜晚,写字。喜欢在睡意绵绵的小木床上做梦。男孩做的梦,大都跟女孩有关。  故事就这样平淡无奇的开始了。  若要找出女孩被男孩喜欢的原因,或许女孩的漂亮是一个不错的理由。其实男孩对自己喜欢的女孩的外表,没有什么苛刻的要求。  男孩从认识文字开始,就有一个远大的理想,这个梦的实现要比被女孩接受艰难得多。  所以,在这两者之间,黑夜做了男孩心灵的朋友。    男孩在班里不能算是一个的人物,学习一般,长相一般,个头一般,所有中庸的词语都能用在男孩的头上。男孩住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池塘,你想像不出它是怎样的小,一个健壮的男孩来个冲刺,甚至可以一跃而过,但,女孩不行。  男孩喜欢的那个女孩,每天放学都要经过男孩的家,经过那个小池塘,经过男孩的视线。  男孩喜欢夜晚回来走那条被女孩走了无数遍的小路,坑坑洼洼,松松软软。男孩下过决心,终究有一天,会把这条小路修成平坦大道。  女孩根本不知道,她每天经过的是那个男孩的家,除了男孩的名字以外,女孩对男孩一无所知。  女孩绕过池塘,走在那条松软的小路上,天空蓝蓝的,微风凉凉的。偶尔,女孩想到什么开心的事儿,莞尔一笑,男孩也跟着情不自禁的笑了。这样的日子,过去了三年。    风是肆无忌惮的吹来,月光被黑夜遮住,树叶“籁籁”作响,男孩默默的流下几滴古老的液体,为肆虐的风,为不幸的月,也为孤独的树叶和自己。  女孩恋爱了。  男孩喜欢在受伤的时候,去走女孩走过的路。当他看见女孩和她的男孩快乐的走在一起,心里就有一种滴血的感觉,他明白,这是自私。  女孩的男孩,高大,帅气,但男孩知道,女孩的男孩不是一位好男孩,起码,他不是一个有责任感的男孩,男孩之间的事,女孩永远无法明了。  男孩的初恋就这样从高空坠落,然后破碎,跟落叶一般,被风夹走。  男孩的悲伤跟女孩的快乐没有发生任何关系。  男孩照样悲伤,女孩照样快乐。  男孩明了女孩的快乐,而女孩根本不知道男孩为何悲伤。    男孩能够与女孩碰杯,缘于一次同学间的聚会。  男孩偷望女孩的时间要比望着酒杯的时间多一些,女孩喝酒的时间要比男孩看女孩的时间多一些。  终的结果,当然是女孩醉了。  女孩在散发着伤感的路灯下,静坐。  男孩此时才知道,女孩为什么喝那么多的酒。  女孩失恋了。  女孩并没有哭,但眼睛里流露出的伤感,比阑珊的灯光看起来更让人莫名的心碎。  女孩吐了又吐,她想哭,却没哭出来。  男孩买了瓶矿泉水递给女孩,她接过,没有说“谢谢”。  男孩是自愿留下来陪着女孩的,他想送女孩回家。  一阵凉风吹来,女孩又吐。  男孩把外套给女孩披上,然后,默默的看着女孩的眼睛。  女孩没有走的意思,反而闭起眼睛,睡了。  男孩知道女孩的心里早已泪如雨下,便坐在风口静静地守着她。  通往女孩家的末班车刚刚驶过,女孩便醒了。她看着男孩看着她,再也忍不住,哭湿了男孩整个肩膀。  那一晚,男孩陪着女孩走了一个小时,没有说一句话。    那一夜过后,所有的人都知道了男孩的心思,男孩依然按兵不动静如止水。  女孩依然经过池塘边的小路,经过男孩愈来愈瘦长的目光,经过一个又一个平凡的日子。  男孩完全知道,自己只是个一文不名的书生,他没有一丁点可怜的资本要求女孩作他的女友,除了苦难与贫穷,男孩无法给予其他。  男孩就这样把自己的心封锁了四年。    在毕业的前夕,班里的同学大都迷上了上网。  女孩也不例外。  女孩喜欢将网络上的事告诉好友,听者有意,男孩也决定上网。  男孩不知道女孩昵称叫什么,他只能疯狂的猜测、寻找。  女孩喜欢玫瑰是众所周知的,无论是在文章里还是平时的聊天中,女孩提到玫瑰的频率比其他东西高得多。  男孩在OICQ上的好友栏里,至少加了二十个本地的“玫瑰女孩”。  男孩排除掉十个,剩下的十个无论如何都有可能是自己所要寻找的。  一个礼拜过去了,十个当中有三个被确定排除,另外七个一个礼拜中没有上过线。  男孩需要做的只有一个字:等。  他很乐意享受“等”的过程,觉得就像开花的过程。  星期五的晚自习,班里很多人跑去上网。  女孩也走了,然后,男孩也跟着女孩去了同一家网吧。  男孩的OICQ上一个“玫瑰女孩”的头像倏的就亮了。  你好,可以聊聊吗?男孩发过一句,便回头看女孩的屏幕,屏幕下方有一个熟悉的头像在闪动。  男孩删去了OICQ上剩下的六个“玫瑰女孩”。女孩好久没有回话,男孩知道她在忙着收E-mail。  男孩端起一杯水,抿了一口,左手敲出一行字:你是在收信吗?  女孩的回话很快:你是怎么知道的?  不跟别人说话,要么是在看信,要么是心烦,不高兴。男孩看到女孩脸上写满了疑问。  那我如果是心烦呢?  男孩添了些水,抿一口,感觉有些烫。  今天的天气这么好,不应该有坏心情的。  通过屏幕,男孩看到女孩不知道从哪摸出一袋话梅来。你在吃东西?男孩明知故问。  女孩四下张望,只是没有看看身后这个人的屏幕,她只知道这个人的名字,以及曾经给自己递过矿泉水,他不可能是自己的网友,没那么巧,女孩相信自己的感觉。  男孩的头皮有点躁热,因为网吧众多体温结合和一杯摄氏八十度的开水入肚的缘故。他挠了挠发痒的部位,继续敲打:大多数女孩上网,喜欢一边聊天一边往肚子喂着什么,我想你应该不能免俗。  你真的很聪明!  可是,这样不卫生哦!  那我以后注意。  在虚拟的网络里,男孩和女孩悠闲的散步,聊天;在喧嚣的现实里,男孩只能走女孩走过的那条小路;在网络里,男孩和女孩做成了朋友;在现实里,他们依然形同陌路。  男孩的网名叫Dick.    还有一、二个月,大家就要各奔东西,除了留言册上多了些文字,课堂上多了些伤感的声音外,更要忙活的是找工作。  女孩再经过那条小路时,步子缓慢了些,停驻的时间长了些,微笑少了些,眼睛里的忧郁多了些。  男孩的目光被女孩的身影越拉越长,就像一颗慢性毒药在男孩心里扎了根,而女孩依旧走过又走回。男孩几次都想冲过去,告诉她,自己是她网络上的朋友,可以替她分担一些忧愁。但,男孩止住了。他明白,女孩走的是现实中的那条松软的小路,而非是网路。  男孩记得一次在网络与女孩邂逅的情景。    你近是不是有些不开心?Dick发出一句话,他希望得到玫瑰女孩肯定的回答。  Dick能够清晰的听出身后有人拿话梅的声音。  他喜欢坐在女孩的身后,喜欢听女孩吃话梅时咂嘴的声音,喜欢身后飘过来淡淡的头发香味,喜欢听身后有时开心有时忧郁的敲字声。  是啊,我是有些不开心,玫瑰女孩拈出一颗话梅塞进嘴里。  为什么?  我就要去深圳工作了,要离开这座城市,离开我恋恋不舍的亲人,朋友,我怎能开心啊!  Dick看到这条讯息的时候,耳幔里正传来张宇的那首<<曲终人散>>。  Dick倒了些水,端起,杯子里的水有些抖动,喝下去,淡淡的,甜甜的,经过喉管,Dick“咯”了一下。  可以不去吗?Dick放下杯子,敲字。  不行。家人安排,再说,我也需要锻练。  如果你去了另一个城市,会怀念这座城市的某些人吗?除了亲人。Dick边喝水边发话,神情自然。  我会怀念我的初恋和曾经为我买矿泉水的人!  Dick看到这句话,吓了一大跳,不由自主的把水杯往嘴边放,却没有半滴水,空空如也。  能说说为什么吗?Dick得寸进尺。  不用了吧,说出来无味,还是感觉吧!玫瑰女孩显然吃完话梅,敲字飞快。  难道不怀念我吗?Dick感觉自己在网络上比在现实中厚颜无耻。  怀念一点点,不过,我们还是有机会在网络里碰面的。  Dick端起那杯滚烫的开水,往嘴边送,他喜欢被热气腾腾蒸发的感觉:是吗?你一走,我未必还上网。  Dick知道,看不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宁愿不要她的只字片语。在现实中,他回复到“男孩”的角色,他不想做精神上快乐的Dick,而实际上孤独的“男孩”。  玫瑰女孩没有回话,Dick也没有回头去看,空气就这样被凝滞住了般,让人窒息。  你会回来吗?Dick给发呛的嗓眼灌子些水,缓慢而有力的敲出一行字。  良久。  来年春天回来看油菜花。  再见。  再见。    男孩走在池塘边的小路上,凉风习习。  男孩设想过很多种向女孩表白的场景,终,都被自己打败。除了这条小路能让女孩走起来感觉舒适以外,他到底还有什么呢?他连表白的资格都没有,更不要奢望要求女孩留下来。  这个无眠的夜,男孩跟着一大堆寂寞的冰冷的文字以及酸到透心的苦楚所酿造的几滴眼泪相伴到黎明.......    男孩假装送其他朋友,去了火车站。  他看见女孩很坚强,与亲人、朋友道别没有掉眼泪。  当火车的汽笛一次鸣响,当蜂拥的人群挥动着双手,当站台上的音乐随着火车的开动渐渐远去,女孩和男孩都知道,这一去,又是一个春天。  女孩终没有忍住,掉下泪;男孩忍不住,却不敢轻易的掉下的眼泪,他的泪水倒流进心里。  女孩带着梦想走后,Dick也就从网上消失。  男孩白天忙着把自家门前的小池塘,用土一锹一锹的填实,再种上玫瑰种子,等待花开,夜晚便忙着把桌上的方格稿纸,用笔一格一格的填满,桌子上,也总少不了来一杯淡淡的,甜甜的白开水。    很多的日子过去了,男孩不再有女孩的任何消息。  女孩好像在这个世界消失了一般,跟男孩家门前的那棵老树一样,一年四季循环往复的落叶,然后,随风而逝。  男孩每次看到这个样子,就想哭,他觉得世事无非如此,不知踪迹的何止秋天里的落叶啊!  冬季总是翩翩而至,满树的积雪像另一个世界,男孩感觉寂寞了。  男孩看着脚底下踩出的脚印,想想另一个城市里的女孩,他就会喃喃自语:冬天真的很残酷。  是的,更残酷的是女孩孑然一身于异地,而男孩却不在身旁,这又是何等的残酷?  男孩还是不停地写字,写他和她的故事,写自己的心情,自己的生活,也写对女孩的思念。  男孩想:春天一到,玫瑰花就该含苞了。    新年的春天像风一样来得悄无声息。  曾经的池塘,已经长出了嫩枝。  男孩的长篇也已正式出版,而且极为成功,这是冰雪融化以后的事。  男孩有一种冲动,他希望能和女孩一起分享成功的喜悦。    那片玫瑰园被男孩整理得相当漂亮,有流水,有青石桥,有袅袅的炊烟。  无数枝玫瑰终于含苞了,厚厚实实的,男孩想,等开花的时候,女孩就会融入一片红。  男孩推开窗户,就能看见漂亮的玫瑰园,如果能看到女孩,男孩更无所苛求了。  只要女孩一回来,肯定会经过这里,所以男孩每天都开着窗户。那天早晨,男孩起得很晚,太阳升得很高,男孩才起床,叠被,擦桌子,桌子上的烟缸里有昨晚写稿留下的几只烟头。  推开窗户,男孩惊呆了。  红色的外衣,红色的帽子,有一些瘦弱。是她,是她,没有比这更熟悉的身影了。她站在一枝还没有开放的玫瑰前,嗅了嗅,幽幽地吐出:好美!  女孩终于回来了。她像以前一样经过这里,经过男孩紧得不能再紧的目光,经过这块已经长满玫瑰花的池塘。  不能再错过了。  男孩激动得冲出门外。女孩吃了一惊,她说话了:是你?你住在这里?男孩有些结巴:是啊,我等你等得好久。  男孩把自己的书递给女孩,说:“这本书送给你。你瞧,玫瑰花就要开放了。”  女孩一脸的诧异,她不解男孩这么多年的心路历程,也不知道这一大片玫瑰是为她所种。  明天你还会经过这里吗?男孩问。  会的,明天我还会经过这里。女孩回答。  男孩高兴得差点跳起来,因为第二天,所有的玫瑰花就会盛开,跟女孩一起看玫瑰花的盛开,是男孩许多年的心愿,就跟很早以前的那个梦一样,全部都要实现。  明天是二月十四日。    天刚露出光,男孩就醒了。他拈出一根烟,端了一杯白开水,走出屋外,男孩又一次惊呆了。大片大片的玫瑰花已经盛开的鲜艳无比,红得有些绕眼,这不正是男孩日夜期盼的景象吗?  男孩为自己的形象作了精心的设计,看起来,今天的自己是一生中英俊、帅气的一次,他感觉到幸福在向他招手,许多日子的辛苦与渴盼终于换来了今天。  女孩比约定的时间提前到来。  真美。女孩看到盛开的玫瑰感叹地发出一句。  男孩和女孩坐在青石桥上,男孩说起了自己的故事,关于理想,关于生活,关于网络,也关于爱情。  女孩安安静静地听完,没有打断,也没有插话。  男孩说:你看玫瑰花终于盛开了,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女孩站起来,轻轻地说了一句:对不起,便低下头,她不想让男孩看见自己就要掉落的眼泪。她忽然发觉上天就是这般捉弄人,就象一出戏一般,结局太出人意料。  为什么?男孩还是问了一句。  女孩平静地说:下个月,我就要结婚了。  男孩被女孩的话一下子击倒在地上,原来,这次女孩能够回来,经过这座玫瑰园,就是为了走向婚姻殿堂的啊!  男孩明白了一切,是玫瑰花开得太迟了!    男孩开始整夜整夜的失眠,开始一口一口不停地抽烟,整个人就象拳台上的拳手被击中无数次,伤痕累累。  男孩再看到女孩时,女孩的身边还有一位以前的男孩,一个被他认为没有责任感的男孩,然而,他们却是牵手的。男孩决定要离开这片土地,离开红得亮眼的玫瑰花园。  男孩走的那一天,没有跟任何人说,一个人提着行李,形单影只的走进火车站,走上以前送女孩上车的站台,他感觉一切不过恍若昨天,历历在目。  男孩突然不确定地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他用目光又仔细地搜索了一遍站台,没有找到,他想,是自己的幻觉吧!  坐在车厢里,男孩又恍惚地看到一个熟悉身影,一闪而过,象幽灵一样。是谁?是她?男孩依旧不敢确定。  男孩环顾四周,看到自己的身旁坐着一个穿红衣服的女孩,女孩捧着一大束玫瑰花,花开得很艳,就象自己亲手种的一样,娇艳欲滴。  火车开动了,男孩想,自己将一辈子都不会再回来了。 共 558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重视饮食保障远离不育
黑龙江医院治男科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